pc蛋蛋卡红违法吗 pc蛋蛋赚q币 pc蛋蛋幸运28微彩app pc蛋蛋网站注册 pc蛋蛋28玩法技巧 pc蛋蛋3余挂机 pc蛋蛋和豆豆 pc蛋蛋预测软件单机 pc蛋蛋刷蛋器95破解版 pc蛋蛋幸运28论坛 pc蛋蛋挂机攻略 pc蛋蛋幸运28稳赚秘集 幸运28pc蛋蛋 pc蛋蛋是真的么 pc蛋蛋怎么快速赚钱 大古和孔明pc蛋蛋预测群号 pc蛋蛋尽享 pc蛋蛋游戏快速赚 pc蛋蛋怎没赚金蛋 pc蛋蛋兑换人民币 pc蛋蛋刷蛋器9.5 pc蛋蛋可以赚钱吗 pc蛋蛋免费赚q币 pc蛋蛋在线预测网99 pc蛋蛋技巧与心得2018 pc蛋蛋漏洞 pc蛋蛋微信群图片 pc蛋蛋预测百家 pc蛋蛋28神 pc蛋蛋在线客服

碎片化难免伤害历史学研究

2019年03月18日 12:15:25
来源: 北京日报 作者: 钱乘旦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史学研究发展迅猛。几十年中,史学研究最大的进步之一,就是研究越做越细,课题越做越小、也越做越深。这种越做越细、越做越小、越做越深的现象本身很好,历史学确实应该做细、做小、做深——不深、不细、不小,大而不当,不接地气,从空到空,这样的历史学是没有出路的,也看不到发展的前景。所以,改革开放以来四十年历史学在这方面的变化是一个进步,这是有目共睹的。

  历史学研究中一?#24103;?#21453;体系”思潮倾向对历史学研究会造成一定伤害

  但是在这个总体发展的趋势中,有一个苗头也日益明显,非常值得史学界注意。这个苗头就是历史学界——包括已经成熟?#38590;?#32773;以及正在学习之中?#38590;?#31350;生(硕士生、博士生)和正在成长中的年轻一代,自觉或不自觉地滋生出一种倾向,认为历史学研究是不需要体系的,应该摆脱体系的束缚;历史学研究是不需要理论的,理论无助于历史研究。题目小就是好,越细、越小越好。小题?#35838;?#38656;框架,更不需要体系。至于为什么做某个题目?做一个题目要不要理论?这些问题无足轻重,为题目而题目就可以了。更有甚者,有人声称有了体系反而不好,有了理论就碍手碍脚。因此,一?#24103;?#21453;体系”思潮广为流传,碎片化现象因而坐大。

  从20世纪下半叶起直至现在,碎片化的现象愈演愈烈了,有些人倾向于不要体系,抛弃所有框架,而把历史等同于神话,?#30740;?#21382;史看成讲故事。历史学受到后现代主义的巨大冲击,变得越来越碎片化。后现代主义的基本特征就是解构,它解构一?#23567;?#21382;史学正遭遇后现代主义,它的体系正在被解构。这就是历史学正在面临的重大危机。

  题目不分大小,篇幅不分多少,关键在于有没有体系

  历史学研究要不要体系?#30475;?#26696;是肯定的。体系是历史学研究的一个本质特征,或者说是最重要的本质特征之一。有了体系才有对史?#31995;难?#25321;,才有对历史的梳理与书写,这是做历史研究的?#30805;?#33021;体会到的。做历史研究的?#30805;?#30693;道,史料本身是碎化的,是散乱的,需要历史学家去整理,把散乱的史料整合起来,让它们成为“历史”。历史学家的工作,第一是寻找史料,第二是整理史料,如果还有第三,那就是“书写历史”,由此而阐释史料中所包含的历史意义。无论是寻找史料,还是整理史料、书写历史,“体系”始终在发挥作用,比如,就史料而言,它存在于很多地方,各种各样的史料多极了,也很混杂。历史学家的任务,就是把他自己认为有价值的史料挑选出来,梳理成“历史”。可是哪些史料有价值、值得写进“历史”呢?不同?#38590;?#32773;会有不同的判断和不同?#38590;?#25321;标准。通常出现的情况是:有些学者挑选这些史料,有些学者挑选那些史料,其他学者又挑其他的史料,这种情况在历史学家们看来是非常正常的事,毫无奇怪之处。可是,为什么不同?#38590;?#32773;会挑选不同的史料、然后使用不同的史料呢?这就涉及到体系问题了,是体系为筛选提供了标准,也为书写制定了框架。

  历史学家这样做也许是不自觉的,但体系确实是客观存在的,不管历史学家有意识还是无意识,没有体系就无法筛选史料,也无法书写历史。如果没有体系,史料就永远只是史料,不能成为“历史”。我认为历史学的“体系”就是在历史学研究中确认一个思维框架,把研究放在这个框架里进?#23567;?#24605;维框架当然和历史研究的理念相联系,因此必定有某些理论的指导。就体系而言,框架是关键,框架的边界就是理论。就具体研究工作而言,题目不在于大小,而在于有没有框架:一个很小的题目也可以“以小见大”,关键在于有没有体系。没有体系、没有框架,再大的题目也只是碎片。所谓碎片化,并不是说题目小,而是不存在理论框架。小题目也可以做出大历史;相反,很大的题目,无数的史料,一百万、两百万字的篇幅甚至更多,也可能写出一大堆碎片。所以,题目不分大小,篇幅不分多少,关键在于有没有体系。

  举一个不要体系的例子。北京大学出版社前几年出过一本书,中文书名是《世界:一部历史》,作者是美国人费尔?#31995;?#20857;-阿迈斯?#23567;?#36825;是一部全球通史性质的书,也是一部典型的不要体系的书。作者在前言中就说,他这本书不要体系,也绝对没有任何体系。他试?#21450;?#25972;个世界从古到今各个地方、各种人群、所有文明、一切能够找得到的东西都写进书里。书写得非常精彩,也很耐看,但我们发现,他作为一位没有受过专业史学训练的记者作家,虽然把书写得很精彩,但素材都是信手拈来的,并未精心挑选;如果他碰巧拈到了另外一些素材,那他就一定会写出另外一部历史了。读者看完了这本书,脑?#27704;?#20173;然是一堆碎片,而没有成为“世界”。所以我说,体系是历史学研究的本质特征之一。

  中国史学传统和世界史学传统都非常重视体系,无论自觉或不自觉,?#21450;?#20307;系看得很重,而且有成型的体系。比如,中国史学传统从?#38382;?#19978;说是纪传体,从《史记》开始就是这样;从理念方面说,自孔子以来,经过司马迁、司马光等,一直到现在,都强调经世致用、知古鉴今,强调史学的借鉴意义——《?#25163;?#36890;鉴》就是用古代的东西警示现今,这是中国史学的一大特点。

  一旦大众史学成为全民娱乐,变成了饭后茶余的消遣对象,那么大众史学也就变成笑料了

  由此说到大众史学问题,它和体系问题有关联。葛剑雄先生曾发表一篇文章《大众史学未尝不可以碎片化》。我觉得他的提法不是没有道理,因为通过大众史学这样一种传播方式,让更多的人了解历史,了解各种历史知识,提升全民的历史知识水?#21073;?#30830;实非常重要。但大众传播毕竟不是系统学习,于是就很容易出?#24103;?#30862;片化”,也就是一般民众得到的历史知识很零碎,难以形成整体的历史观。

  现在,在中国国内,历史学已经从谷底慢慢升起,从冰点升温,越来越热,对于专业史学工作者来说,这是一个可喜的现象,是一件振奋人心的事。但需要指出的是:作为专业的史学工作者,不仅要向大众传播历史的知识,也要向大众传播历史的价值理念。而历史的价值理念是什么?它体现在体系中。专业的史学工作者在向大众传播历史知识的同时,尤其要注重传播历史的价值和历史的理念,否则,大众史学就会变成全民娱?#24103;?#29616;在,很多东西都变成全民娱?#33267;耍?#21508;领域都出现娱乐化现象。一旦大众史学也成为全民娱乐,变成了饭后茶余的消遣对象,那么大众史学也就变成笑料了,变成了“戏说乾隆”。所以,专业史学工作者应该引领大众史学的方向,从史学研究的本质特征出发,注重传播历史的价值。

  (作者为北京大学博雅讲席教授、区域与国别研究院院长。标题为编者所加)

标签 - 体系,历史,史料,研究工作,世界
网站编辑 - 唐淑楠
pc蛋蛋500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