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蛋蛋卡红违法吗 pc蛋蛋赚q币 pc蛋蛋幸运28微彩app pc蛋蛋网站注册 pc蛋蛋28玩法技巧 pc蛋蛋3余挂机 pc蛋蛋和豆豆 pc蛋蛋预测软件单机 pc蛋蛋刷蛋器95破解版 pc蛋蛋幸运28论坛 pc蛋蛋挂机攻略 pc蛋蛋幸运28稳赚秘集 幸运28pc蛋蛋 pc蛋蛋是真的么 pc蛋蛋怎么快速赚钱 大古和孔明pc蛋蛋预测群号 pc蛋蛋尽享 pc蛋蛋游戏快速赚 pc蛋蛋怎没赚金蛋 pc蛋蛋兑换人民币 pc蛋蛋刷蛋器9.5 pc蛋蛋可以赚钱吗 pc蛋蛋免费赚q币 pc蛋蛋在线预测网99 pc蛋蛋技巧与心得2018 pc蛋蛋漏洞 pc蛋蛋微信群图片 pc蛋蛋预测百家 pc蛋蛋28神 pc蛋蛋在线客服

党管体制外媒体的思路创新

2017年02月16日 16:59:25
来源: 新闻战线 作者: 向美霞 邱曙东

????摘要:从全球范围看,每个国家都有两个舆论场并存的现象。本文通过从历史到现实的梳理、从理论到法律的分析,提出了党管“体制外”非公媒体的合理性和必要性,具体分析了党和政府强化“体制外媒体”管理的指向路径。

  关键词:体制外媒体 法理依据 导向标准 大数据平台

????随着互联网的高速发展,以商业网站和民营资本开办的新媒体为代表的非国有制媒体,即所谓非公“体制外媒体”越来越?#30475;蟆?#36825;些媒体还要“姓党”吗?党的意识形态部门对这些“体制外媒体”机构和自媒体要像管党媒一样管吗?尤其是,当“体制内”与“体制外”两种媒体互相角力、社会即将产生分化对立甚至有撕裂隐患时,如何对“体制外媒体”进行引导和管理呢?这是治国理政、定国安邦绕不开的议题。

????体制外媒体管理面临的严峻挑战

????近年来,从全球范围看,无论社会制度,每个国家都有传统主流媒体与新媒体两个舆论场并存的现象,两个舆论场相互震荡,产生分化、对立,有时甚至会引导社会走向撕裂。

????自媒体的影响力绝不可小觑。2016年6月的英国脱欧公投和11月的美国总统大选以及近些年南欧国家右翼政党的?#32469;穡从?#20986;来的舆情问题具有一定代表性。

????有专家认为,此次美国总统大选说明,传统媒体“只是引导民意而非?#20174;?#27665;意,‘话语权’遭冲击”[1]“舆论主流未必代表社会主体”[2]“美国主流媒体所显示的民意绝对不是现实民意的全部,美国主流媒体并没有意愿客观全面地显示现实民意”[3]。甚至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公布上任后的“百日计划?#20445;?#20063;是通过社交网络发布视频?#19981;啊4]

????大选中,美国传统媒体集体溃败,“意味着社会正处在大转型中,主流媒体的接力棒已转?#39057;?#26032;媒体手上。新媒体成为影响社会和人群最重要的媒体形式。虽然传统媒体的影响力还在,但影响社会人群?#29616;?#30340;主阵地已逐渐转?#39057;?#31038;交媒体为代表的新媒体上。”[5]

????近年来,我国“体制外媒体”的发展速度和数量都相?#26412;?#20154;。据统计,现有423万家网站,可监测到的微信公众号有311.7万个,每周发布文章294万篇;新?#23435;?#21338;和腾讯微博的平台下载量数以亿计,微博日均发布文章13万篇,?#35745;?.6亿张,视频32万条,开播直播26万场。[6]

????2016年10月底的国内某大型门户网站因其微信公众号被封而与国内某媒体帝国的争论,其实就是“体制内”主流媒体受到“体制外媒体”平台挑战的一个注脚。[7]争论的发端者,直指国内“体制外媒体”帝国:“你的规则就是针对别人的?#20445;?#29992;意是防止媒体帝国“凌架于众多媒体之上,影响媒体生态和新闻环?#22330;!盵8]争论引发?#30340;?#30340;广泛关注,焦点直接指向“体制外媒体平台权力的边界在哪”这一关键问题。

????当前,“体制外”私人资本正深度介入新媒体发展。一是私人资本办的新媒体平台迅猛发展,获取了海量?#27809;В?#21463;众规模?#23545;?#36229;过主流新媒体;二是大量具有海外背景的商业资本瞄准优质媒体资源展开布局,比如,百度以1.915亿元?#23637;?#20013;文网100%的股权,阿里巴巴以5.86亿美元?#23637;?#26032;?#23435;?#21338;18%的股份?#21462;?#23545;于这种商业资本与市场化媒体联姻所产生的“体制外媒体航母?#20445;?#25105;们必须有清醒的认识和紧迫?#23567;?/p>

????体制外媒体管理的法理依据

????“体制外媒体管理”这个敏感话题可否触碰?“体制外媒体”应不应该纳入党和政府的严格管控?

????讨论这个问题之前,首先应当廓清一个概念。多年来,?#21040;?#21463;到一个问题的?#29616;?#22256;扰,那就是:“自媒体是个伪概念?#20445;?#33258;媒体不是媒体”。确实,在我国传统体制内,个人是不能办媒体的,导致很多专家和?#30340;?#20154;士并不认可自诩新媒体的“自媒体?#26412;?#26159;媒体。但如今,社交媒体铺天盖地,“路上车全是没‘驾照’的人在开,难道没‘驾照’就不承认车在开么??#20445;?#23401;?#21491;?#32463;诞生,还在讨论是男是女,有必要么?”自媒体已经是媒体的一种新的表现形式,现实的挑战迫使人们必须要承认其媒体属性。

????事实上,西方媒体从一诞生起就带有自媒体属性。西方的新闻传媒理论早就指明自媒体需要管理的法理依据。

????首先看“把关人”理论。美国社会心理学家、传播学奠基人之一库尔特·卢因在研究群体?#34892;?#24687;流通渠道时,提出“把关人”理论。这个理论近年因自媒体的发展而受到挑战,但并不说明其理论观点过时,更不说明自媒体时代就不需要“把关人”了,恰恰说明一国政府需要对网络媒体的“把关人”进?#24615;?#26463;和引导。

????再来看5W 理论。1948年,美国政治学者哈罗德·拉斯韦尔在其《传播在社会中的结构与功能》这篇论文中,首次提出了构成传播过程的五种基本要素,并按照一定结构?#25215;?#23558;它们排列,形成了后来人们称之为“5W模式”。其中要素之一是“In Which Channel?#20445;?#36890;过什么渠?#28291;?#35768;多年来,无论西方国家还是我们中国,一直认可和研究“5W模式?#20445;?#20174;未否认和放弃其中任何一个W,包括“In Which Channel”。如今,在自媒体时代,我?#23884;?#23186;介渠道的研究和管控不但不会放弃,而且应该加强。

????当然,时代发展到今天,还有其他更不可忽视的法理依据。比如,企业必须受到社会责任的约束。“体制外”以企业为表现形式的大型媒体聚合平台(新?#23435;?#21338;、腾讯微信等),或者是民营机构,私人企业开办的自媒体,必须要承担起企业的社会责任。世界银行把企业社会责任定义为:企业与关键利益相关者的关系、价值观、遵纪守法以及尊重人、社区和环境有关的政策和实践的集合,它是企业为了?#32435;?#21033;益相关者的生活质量而贡献于可?#20013;?#21457;展的一种?#20449;怠9]企业社会责任可分为两个层次,第一层次是企业必须要履行的,包括经济责任和法律责任;第二层次是社会期望或企业自愿履行的,包括道德责任和慈善责任。看来,企业要遵纪守法,在地球上概莫能外。“体制外媒体?#26412;?#19981;是真空和法外之地,必须接受党和政府的管理。

????企业党组织的规定更是神圣不可侵犯。新的《中国共产党党章》第二十九条规定,企业中凡是有正式党员3人以上的,都应当成立党的基层组织。第三十二条又规定,非公有制经济组织中党的基层组织,要“贯彻党的方针政策,引导和监督企业遵守国家的法律法规”。“体制外媒体”中,如有党员和党组织,就必须按党章办事,任何有党组织的“体制外媒体?#20445;?#19981;可能绕开党的组织和宣传纪律管制,应该自觉接受党章的约束。

????不过,最终还要是回到媒体的本质属性来。“大道理管住小道理?#20445;?#35828;一千道一万,既然有了“体制外媒体”的命题,既然承认“自媒体?#20445;?#37027;就必须承认媒体的“意识形态属性”。[10]党的使命和担?#26412;?#23450;了它从来没有放弃过对意识形态的管理。事实上,早在2013年11月16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27597;?#33509;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的说明中就指出:“随着互联网媒体属性越来越强,网上媒体管理与产业管理?#23545;?#36319;不上形势发展变化。”“体制外媒体?#26412;?#32477;党的管控,无论从理论还是实践上都是行不通的。一句话,党也要管好“体制外媒体”。

????体制外媒体管理的指向路径

????对“体制外媒体”管理,不能一味“卡、禁、关”。应依法、依规对其进行疏导和引导,做到活而不乱,乱而必管,管而不?#28291;?#36825;才是最佳的路径选择。

????提高“体制外媒体”的准入“门槛?#20445;?#31649;好“没有驾?#31449;?#19978;路”的自媒体。目前,备案方式开办网站的门槛很低,许多网站的?#23588;?#22320;、注册地和实际运营地各不相同,虚假的网站备案信息不利管理。随着传播?#38469;?#19981;断进步,想要?#25353;?#22238;原形?#20445;?#22238;到单一的传统媒体时代已不可能。“体制外媒体”主要是各种网络新媒体,理想的管理应该是,设置“体制外媒体”内容管理的前置审批条件,加强其“出生证”和“死亡证”的管理。

????政府打造“体制外媒体?#26412;?#21512;平台,促进体制内外媒体融合。政府应尽快打造国家级平台,或者“收编”商业平台为我所用。应当看到,如今国内几个超级微博微信等新媒体聚合平台,接受党和政府的约束力尚显?#36824;唬?#29978;至几乎成为制定规则、执行规则的网络空间“第二政府”。这些平台内容审核权力的边界在哪,平台监管程序和审核机制该如?#35859;?#31435;,党和政府是如?#35859;?#34892;有效监管,凡此关键问题必须尽快寻求答案。

????体制内外媒体建立和遵循同一导向管理标准。因为在一个国家的制度和体?#30340;冢?#23548;向这?#36873;?#23610;子”只能是唯一的,没有“多样”之分,只有相对宽?#29616;?#21035;。须知,“尺子”的多样,无疑会引起震荡和能量的抵消,会引起和加剧社会的撕裂。通俗地讲,有可能就是“一粒老鼠屎坏了?#36824;?#27748;”。当然,实施体制内与“体制外媒体”同一尺度管理,在主体责任、边界范围、法律法规、机制保障、宽严相等诸如此类问题上还有相当长的一段路要走。当下,就是要迈开步伐,走起来。上海报?#23548;?#22242;探索对全员微信公众号的管理,既包括通过媒体单位?#29616;?#30340;个?#23435;?#20449;公众号,也逐步延伸至员工未通过媒体单位?#29616;?#30340;社交媒体领域,就是一种积极做法。

????建立体制内外媒体内容管理的?#26696;?#38754;清单?#20445;?#26500;建同台竞争机制。针对媒体报道内容和宣传纪律的管理,可借鉴我国自贸区的管理思路,建立一个面向体制内外媒体的?#26696;?#38754;清单”。应当看到,党管媒体是天经地义的纪律管理,“体制内媒体”在接受党的管理上从来是理所当然、不能讨价还价。现在,“体制外媒体”横空出?#28291;?#19981;能让其从一出生就享受所谓的“红利?#20445;?#22312;党的宣传政策和纪律之外寻求一种被扭曲的生存空间。比如,开展异地舆论监督这个话题,近年来“体制外媒体”一直有所谓“开唱?#34987;?“独唱”优势,有必要?#38686;?#31649;控。

????应用大数据理论,建立基础管理数据库,加强移动互联网管理平台建设。铁腕治网,国家计算机网络与信息安全管理?#34892;?#24212;建立一个?#38469;?#20808;进、功能?#30475;蟆?#35206;盖面广的移动互联网管理平台,提高新媒体管理平台功效(比如对微信数据流监测)。各省市也要?#23588;?#36825;个大数据平台,加大数据软件基础建设。各省市网信管理部门要对本地网站、媒体机构的“两微一端”、自媒体等体制内外媒体了然于胸,全部纳入平台管理和日常监看管理,及时发现问题并在第一时刻进行处置。

?????#35782;?#21152;大对“体制内媒体”的财政?#24230;耄?#38450;止外资恶意渗透“体制外媒体”。当下,在建设新型主流媒体集团的进程中,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加大了对“体制内媒体”的财政?#24230;耄?#20027;要是扶持和聚焦“两微一端”等新媒体的发展。然而,这种有针对性的财政?#24230;?#21147;度似乎还?#36824;弧?#35201;大力通过财政杠杆倾?#20445;?#20419;进媒介融合,提高体制内人员的素质和能力,广泛开展传播创新,提高传播效果,增强竞争力,使两个舆论场和谐共振,切实提高党的新闻舆论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公信力。要防止私人资本过度进入自媒体,防止海外资本恶意渗透“体制外媒体”。

????大力实施对新闻作品的知识产权保护。“体制外媒体”在传播内容上?#28304;?#32479;媒体的侵权行为,使 “体制内媒体”雪?#38686;?#38684;。目前,新的著作权法修正案正在加紧制定,?#21040;?#21628;吁应增加“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细则?#20445;?#33829;造一个体制内外媒体共同尊重、保护版权的氛围,防止劣币驱逐良币,防止主流声音在众声喧哗中消散,从而维护意识形态领域安全、占领舆论主阵地。

????加强互联网法律法规建设,制定可操作性实施细节。目前,我国有30多部互联网管理法律法规,但大多属于部门规章,立法层?#35859;系停?#21487;操作性不强。当务之急是要加快立法,?#24179;?#20114;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28982;?#30784;性法规的修法进程,尤其?#23884;?#33258;媒体、微信公众号、微博?#21462;?#20307;制外媒体”传播平台要加强管理授权,明确法律依据、执法主体、法律责任和执法程序。其次是加强执法。我国《网络安全法》已正式出台,应尽快制定其实施细则,而对执行“微信十条”“?#25749;?#21313;条”“约谈十条”“搜索十三条”“APP十一条”等也要做出操作性强的规定,并且做到有法必依,执法必严。

????结语

????党管媒体,正能量是总要求,管得住是硬道理。“体制外媒体”不是真空,更不是法外之地。从媒体发展的历史和现实看,从传媒理论和实践看, 虽然不能苛求“体制外媒体”一律“姓党?#20445;?#20294;其要接受意识形态的党性原则约束,接受内容导向管理。管不住“体制外媒体?#20445;?#20826;管媒体原则就会被消融、?#24739;?#31354;。管好“体制外媒体”之路有多远?最远的距离恐怕就是从说到做。

????(作者:向美霞 邱曙东;原载《新闻战线》2016年10月[下])

  注释:

  [1] 《美国大选,为何民调错得这么离谱?》

  [2] 吴越:《美国大选 被屏蔽的舆情》, 解放日报 2016年11月21日

  [3] 李岩:《 谁会是2016美国总统大选的输家?》

  [4] 《特朗普公布上任百日计划 提移民等6项优先工作》,文汇报2016年11月22日

  [5] 喻国明:《?#26469;?#32479;媒体集体溃败,“天道”变了 》,环球时报?2016年11月11日

  [6] 裘新:《共建可信网络是新型主流媒体集团的责任》 2016年11月18日

  [7][8] 《企鹅帝国的狰狞威权》2016-11-04 09:42:21

  [9] 王丹:《政府?#24179;?#20225;业社会责任法律问题研究》,法律出版社 2010年6月版

  [10] 李宝善:《挺起我们的精神脊梁》,《新闻战线》2016年第12期

标签 - 体制外媒体,舆论场,媒体管理
网站编辑 - 张利英
pc蛋蛋500走势图